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如如的博客

            专气至柔,复归于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那些民工,那些“留守儿童”  

2013-07-24 15:47:05|  分类: 生活广角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在红袖的“诗风词韵”论坛,读过“丑奴儿”的一首新韵古诗——《打工四季歌》,当读到“老母呼儿声颤颤,娇儿想俺泪花花”时,鼻子一酸,流下泪来。现将此诗录制如下:

  

   打工四季歌(新声韵)

终岁耕田难养家,打工春日到京华。
重为纸币轻为汗,淡是人情浓是花。
为饱饥肠谋贱役,权将白眼当红霞。
栖身简陋工棚里,羡尔西邻品美茶。

摩云高架日为家,保命长绳系岁华。
督阵工头催似火,烤人烈日灿如花。
水泥浇硬掌中茧,钢瓦铺红楼顶霞。
也为山妻发短信,绵绵恩爱语当茶。

西风起处每思家,不寐深宵望月华。
老母呼儿声颤颤,娇儿想俺泪花花。
脚行世界千条路,心系乡关一缕霞。
城北城南人扰攘,片时谁与共凉茶?

新楼高耸喜商家,碧顶金墙映日华。
瑞雪六出新落地,棉衣一件早开花。
工薪细数沾微唾,行李严包带彩霞。
似箭归心千万里,纵然茅舍少甜茶。

  这一组诗歌,虽算不得大家之上乘,却有几分杜工部的风骨。如今写古体诗词的人多如牛毛,大多依旧沉浸在固有格律与古之情思之中。而这位诗歌作者,不但使用新声韵,而且内容亦焕然一新。不再是什么小桥,小窗,凭栏,扁舟等等,而是体察民生,注目民工。现在,已经难以寻得小窗与小桥了,除了交通护栏,也没啥栏杆供你凭借。至于一叶扁舟嘛,已然是寥如晨星了。

  在那并不遥远的年月,抬着担架在硝烟里穿梭的是农民,推着独轮车为军队运输给养的是农民,披着红花,敲锣打鼓把自己的儿子送上前线的还是农民。而今,他们在现代化的大潮里,把熟悉的家园化做稀疏的乡思,被裹挟在城市文明的背景中,寻找致富的梦。

  对于农民工,你可以忽略那些迎着晨曦匆匆而来的身影,你可以忽略他们蹲在地上,吃着最廉价的午餐,你可以忽略在凛冽的寒风中那些质朴的笑容,但是,你不可以给他们以白眼。对于城市人的不屑,“权将白眼当红霞”,这是弱势群体的一种无奈,也是社会不公的一曲悲凉。

  在民工的背后,有一群遥远的孩子,他们叫“留守儿童”。这些孩子与父母天各一方,思念如线,痛苦地伸沿,伸沿,思念如麻,很难理出个头绪。他们与爷爷、奶奶,晨昏时相依为伴,风雨中彼此搀扶,构成中国特色的一幅幅情景图。这一幅幅不忍看的图面上的儿童,失去了应有的呵护与监护,艰难地生活在被遗忘的角落。

  你一定见过那些张着嫩黄的小嘴,喳喳待哺的小鸟吧?那些小鸟在学会飞翔与觅食之前,他们是离不开父母的哺育的。而这些留守儿童,当他们还不会飞翔,还不能独立觅食的时候,父母就远离他们,到遥远的地方去打拼了。他们的生活不及一只幼鸟,这不仅仅是留守儿童的不幸,也是奔小康路上的一曲悲歌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