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如如的博客

            专气至柔,复归于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我的历史观  

2013-10-02 09:35:50|  分类: 杂谈漫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逝者如斯,随着时光流逝,眼前的现实化作了历史。历史是一串脚印。是人类行走过的歪歪扭扭,大大小小,浅浅深深的脚印。这些脚印经历了太多风雨,有很多已然变形。有的陷落了,化做一湾浑水。有的膨胀了,立起一座山岭。有的腐烂了,烂做一团垃圾。有的久经研磨,可作为一张明镜。

 历史,是刻在甲骨,凿在岩石,写在竹简,印在纸上的一本书。这本书供后来人慢慢阅读。印在纸上的书,阅读时需要小心。因为这本书有太多的掩饰,还有涂改,也有篡改,真真假假,假假真真,有时候简直是一塌糊涂。

 对于历史人物与历史事件,或褒或贬,谁把握着话语权?拥有话语权的人端坐在高层,编撰历史的文人不敢不听从他们的旨意。老百姓的历史只停留在口头上,那些善善恶恶的故事,那些耐人寻味的传说,就这样由爷爷讲给孙子听,孙子又讲给他的孙子,一代一代,代代相传。

 西行西安,可以寻觅到珍藏的历史。站立在宏伟的古城墙上,嗅出大唐盛世,驻足于兵马俑前,失却骄傲情怀。去法门寺吧,那里有佛祖的舍利子,有不曾知晓的文化传奇。在这历史悠久的古城里,我有所思。也有些困顿。历史果真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吗?它或许就是御用工匠手里的一件产品。面对这件产品,就有了你说我说,道听途说,就有了你云我云,人云亦云。

 在山东嘉祥县的武宅山,有东汉晚期留下的伏羲与女娲的画像,他们龙蛇交尾,一人持矩,一人持规。有了规矩,则成方圆。有人说他们高举的规与矩,是社会秩序的象征。在这寓意深奥、构图奇特的上古之神面前,我隐隐约约地感悟到,这或许就是久远的历史吧。

历史,是多棱镜,折射着不同的价值观念。农民起义,在皇上与官家的眼里,他们是一群强盗与土匪。后来,这些起义的穷人翻了身,据说还成为了推进历史的动力。专制统治,漠视生命,“苛政猛于虎”,老百姓实在没有活路了。不造反也是死,造了反,或许有一线生机,于是揭竿而起,响应者众,势如破竹,直捣官府,最终将皇帝拉下马来。拉下马又如何,还不是开始了又一轮集权专制的循环。就这样一次一次地循环下去,终于循环出一个腐朽没落的满清王朝。

 农民起义从悲剧开始,又以悲剧告终。始终在集权专制的体制下往复循环。当农民起义军的大旗呼啦啦地飘扬之时,起义的农民憧憬着“均田免粮”,向往着“无处不均匀”、“无处不温饱”,可是,一旦起义军的领袖打倒了皇帝,他们就立即穿上龙袍,又一轮新的专制统治开始了,他们根本不晓得自由、平等与民主是怎么一回事。

黄仁宇先生有一个“大历史观”,他的意思是“将宏观及放宽视野这一观念引入到中国历史研究中去”。这无疑是正确的。观察与研究历史,当然不可以拘泥于一人一事,不可以忽视其历史背景以及前因后果,需要从总体上把握,需要宏观的角度和更广阔的视角。但是,历史观之再“大”,也必须受到宇宙观的制约,历史观只是宇宙观的派生,有怎样的宇宙观,就有了相应的历史观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6)| 评论(2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